hello!今天要帶來新的自創小說~上次投票結果出來了~

黑星之月---2票

silent as the grave----3票

power  of  sevenfold----2票

silent  as the grave 高票當選!(最好是啦!


 

楔子

「好!我們就這麼做吧!」我邊喃喃自語,邊從床上拿起我的披風。

我站到鏡子前,確保我自己看起來沒問題,我可是公主。我嫣然打斷我自己可能繼續天馬行空的思想,我清了清喉嚨,「好!我這麼做吧!」。

你們應該知道身為一國的公主,講話必須要正確無誤,但是還是要言之有理,「我們」比較有辦法給我自己勇氣,聽起來就像是有很多人助陣。

「天啊!我再繼續這樣跟我自己辯論就永遠無法出去了,特別是我已經被困在城堡裡的時間在此刻已經長達到了兩個月。」別問了,我就愛自言自語,我被規定不能亂講話,因為我的一句氣話或髒話可能會在整個國家的命運那欄直接填上「毀滅」兩個字。

我從小就被教導一定要記得一句話「Silence is the most powerful scream.」,當然公主一定聽得懂英文,現在是21世紀,世界上有一半的人講英文,但是我講的是包含另一個世界的人「科博人種」,那邊人的國王是我父親的兄弟,他們兩個是雙胞胎。

科博一心只想擁有權力,但我父親才是賽恩斯國的國王,而我是繼承人,也就是說我將來會是女王。想當然,既然科博無論如何無法榮耀的獲得全力,他就派遣手下在父親出征時想辦法謀殺他,最後我也被捲進這場風波,只因為我那愚蠢的「能力」。我被迫拷打科博的手下,好啦!也不能說是拷打他,我只說了一句:「說出真相。」但我的語氣卻像是像殺人兇手說:「求求你!別殺我!」,我那時的聲音是顫抖的,可想而知如果我真的語氣充滿威力,那可是可以呼風喚雨的,事實上我真的可以。但他立刻就把一切真相吐了出來,當父親一聽到「科博」兩個字,就生氣的把科博的手下給殺了,當時血還噴到我的臉上,那時我才11歲,到現在還心有餘悸。過了五年,我現在看到血還是會昏倒。

我順了順我的裙子,確保上面沒有皺摺。我拿出檀木做的梳子,我邊把頭髮梳直邊看著鏡子中的我,大家說我簡直就是「白雪公主」的翻版,嗯……如果你跟我夠熟,你可以叫我白雪公主啦,但是如果你跟我不熟,小心我說一句:「你下地獄吧!」,下一秒你就會在地獄醒來,別傻了地獄是真的存在,或許你也想下去親生體驗一下。

我基本上就是長髮版的白雪公主,我自己是這樣講。我的頭髮的長度是肩下十五公分,但我不曉得皇宮裡其他人事發生什麼事了,我的頭髮明明就是接近黑色的咖啡色,噢!沒錯,我就是一個斤斤計較的人。簡單說,我的皮膚非常白,然後眼睛、頭髮、眉毛都是黑色(其實是深咖啡色的)。

我繫好我的披風後,拿起父親給我的匕首,刀鞘上刻著我的英文名字「Della Harlow」,這個匕首是黃金打造的,說真的還蠻重的。我把匕首繫在我的腰帶上。當然了!公主支身一人「脫逃」能只帶一個匕首嗎?我的披風裡有非常多的小口袋,每一個口袋放的都是更多的飛刀,我擲飛刀根本就是神人般的準。我要背負著這樣的重量跑出皇宮是不可能的, 所以今天是我首次將我的性命託付在我的能力上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我躲在距離城堡大門不遠的柱子後方,確保自己不被城堡附近的一大堆守衛看到,父親把城堡與世隔絕了好一陣子,把我關在這裡,自己出去不知道幹什麼,這就是為什麼我要「逃脫」,我不是真的被囚禁,但是我真的感覺我就像犯人一樣,所以我把這次的行動定義為「逃脫」。

我要如何靠近大門又不被守衛抓到?我把頭伸出柱子瞄了一眼,大門旁有一大推守衛,大廳也有很多人正在巡守。突然我靈光一閃,你知道的,就是我頭上的電燈泡亮了!我把我的馬靴脫掉,拿在手上。

我小小聲卻充滿力量的說:「隱形!」。

我低頭看像我的手,但我卻看不見,一時之間我呆掉了,但我還是想確認我到底是不是隱形的。我躡手躡腳走出柱子後面,雖然腳下的底板有點太過冰涼了,但我還是逼自己慢慢的一步一步前進,突然我踩到一顆石頭,痛楚了我驚呼了一聲。我小心意意的舉起腳,腳底板除了有一點紅腫之外沒什麼大礙,我鬆了一口氣,沒有人想在計畫真正開始之前就宣告失敗。正因為鬆懈了,眼看我正要被朝我走過來的守衛撞上了,我只能束手無策的站著。

被撞到的時候我驚叫了一聲,我坐在地上,我用雙手捂住我的嘴巴,我知道我鑄下了大錯,那個守衛立刻拔出劍。

他大喊著:「你是誰?快出來!」。

我看著分隊長崔維斯跑到那個守衛身邊說:「怎麼了?」。

那個守衛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才繼續說:「我撞到了一個東西,但我看不到是什麼東西。」

崔維斯瞇起眼睛,掃視了一圈大廳,最後他點點頭說:「的確沒有東西。」

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,於是我跳起來後就往門口衝,但馬上就有一把劍指著我。恐懼感開始蔓延我全身,我吞了一口口水,不敢移動。

「你是誰?」崔維斯用帶著威脅的聲音說道。

「我是人。」我講話的口氣就像在對一個五歲大的小孩說話,而且我還聽起來天不怕地不怕,但其實我怕得不得了。

「很好,至少你很合作。」他繼續說,我的雙手用力捏著我的披風,我感覺我可能隨時都會倒下去。

「現身吧!你這個邪惡女巫!」我保出一陣爆笑聲,我是女巫?我可是公主欸,崔維斯肯定是腦袋秀逗了。

事到如今,我無處可逃,我舔了舔我的嘴唇,我還是要依靠我的能力,才能逃出這裡。

「現形。」我乖乖的照崔維斯所說的話去做,即便這個舉動會害死我,但我寧願相信我剛剛才想到的點子。

我在守衛們面前現行後努力擠出一個假惺惺的笑容,他們看到我後呆掉了,連崔維斯也不例外,此外原本抵著我的胸口的劍被他收了回去,我見到大家這副模樣,臉上綻放出真正的笑容。

「所以,這工作還順利嗎?」我說,一方面是要把他們從呆滯狀態拉回來一放面是要再爭取一點時間,我需要恢復體力。

崔維斯被我這句話拉回注意力後,立刻向我敬禮,他低下頭:「公主殿下。」

其他人看到他們的分隊長做出如此舉動後,立刻做出相同的動作並說:「公主殿下。」

「那麼……您在這裡做什麼呢?」他問我。

「沒有阿……就出來散步而已。」我再次露出笑容,但他的表情立刻轉變。

他嘆了一口氣,向我靠過來:「你不能出去。」這是身為一個朋友的警告,不是守衛對公主的警告,他是由衷的希望我停止這個念頭。但是,不好意思!本姑娘已經被關在城堡裡兩個月了,今天我要走出城堡的大門。

「我就是要出去。」我刻意的把每一個字慢慢的說,我用剛好在場每一個人都聽得到的聲音說,不必要再引來更多守衛,現在我需要的是專心對付我眼前這群,還有......祈禱上帝保佑我這個賽恩斯國的公主。

「我就是要出去,誰敢阻止我?」我以威脅的眼神個別望著其他守衛。

我等著任何人回應我,但每一個守衛都悶不吭聲。我再次露出微笑,像那些守衛行禮。站起身後我隨即轉身走向大門,我好想就這麼大喊:「我自由了!」,但很顯然我無法,我也不得不停下腳步,因為有一把劍就這麼抵著我的喉嚨,我轉過頭瞪著那位拿著劍的傢伙,不料竟然是崔維斯!

「不好意思,但那是國王的命令,沒有人能離開城堡。」崔維斯說,很顯然已經下定決心要阻止我。

我把頭斜一邊,然後說:「我以為我們是朋友。」他在城堡裡特別照顧我,我們就像兄妹,我不想毀了我們之間的關係。

「在這件事上我不會讓步,在這件事發生後我不會再是朋友,短時間不會再是。」我那句話明顯傷了他。

「那我宣布我們不再有任何瓜葛。」說完這句後我不屑的把他的抵著我喉嚨的劍撥掉。

「自由是要付出代價的,可能會至妳於死地。」我可以從他的聲音聽吃他已經下定決心要阻止我。

「妨礙公主也是要付出代價的,身為分隊長的你應該很清楚,不是嗎?」我的聲音很明顯帶著挑釁的意味。

「那麼,請容許我這麼做。」他揮揮手要其他守衛也拔出劍。

我沒有嚇得落荒而逃,也該是時候走出這個該死的地方了。那些守衛大喊一聲後朝我衝過來,我一路往後退到大門旁。

第一名守衛慢慢得靠近我,我把我的匕首抽出刀鞘,他嚇得趕緊往後退,我露出今天不知道第幾次擠出的微笑。

「噢!沒錯!這就是傳說中的黃金匕首。」,我說完後揮了揮我手上的匕首。

嗯,我稍早可能沒有向大家解說關於我這個匕首,它是由黃金製造而成的,刺穿盔甲就有如撕破一張紙一樣容易。但它能不能刺穿鑽石我就不知道了,但有空可以找一顆來試試看,說不定這個匕首不是如傳說中那樣厲害。

崔維斯衝出人群中,想要擋住我通往大門的路徑,我一個箭步衝向,準備跟他槓上。他的劍朝我揮砍過來,我往旁邊閃過,劍掀起的風大道把我的披風掀起,如果他想殺我,那我會先殺了他。他再次向我衝來,劍向我揮來,我用匕首打劍削成兩段,我就跟你說吧,任何東西槓上我的匕首都會跟紙片畫上等號,輕輕鬆鬆就能解決。我踢了他的胸膛一腳,讓他向後跌去,然後把匕首往他的胸口用力一送,說真的我還真是不小力呢!

我轉向那些守衛:「誰要當下一個?」,我挑起眉毛,沒人應我。果然,帶隊的人死了,下面的小兵就潰不成軍。

「真可惜,那就飛吧!掰掰!」我說完後他們立刻向後飛去,撞成一團。

我走向崔維斯的遺體後蹲下,親了一下他的額頭然後說:「願你安息。」

我起身,走向大門。我有兩個選擇,一:說:「下地獄吧。」,然後我就不必擔心事後那些守衛會不會告密。二:消除他們的記憶。我原本想收拾得乾乾淨淨,然而我只說了一句:「消除記憶。」,然後拉起披風的帽子遮住我的臉。

我步入森林,讓夜色吞沒我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我漫步在森林中,呼吸中森林裡的新鮮空氣。以前我一有空就會出來散步,我知道哪裡有湖,哪裡有蜂窩,我對這座森林瞭若指掌,即使守衛醒來後派人來找我也找不到。不!等等,他們根本找不到我,他們的記憶被我削除了,下次別再讓我提醒你剛剛發生了甚麼事。所以說,我自由了,我是剛飛出鳥籠的金絲雀。我高興的大叫,叫聲迴盪在樹林中,我哈哈大聲。我在原地旋轉,裙子飄揚起來,月光照在我身上,這一切在美好不過了。等等!把啃蘋果也加到美好清單裡。

我坐在樹墩上,背倚著樹幹,大口咀嚼著蘋果。記住是啃蘋果,不是吃蘋果。每次我拿到蘋果啃了一口後,女僕們都用惹人厭的聲音說:「公主殿下,還沒切片呢!」,當下我差點把手上的蘋果往她頭上砸過去了,有什麼關係嗎?又沒人看到。

突然腳步聲迴盪在森林,腳步聲從四面八方傳來,我無法判斷是從哪個方向傳過來的。我起來,但沒有丟掉手中的蘋果,說不定可以當做武器呢!我又啃了一口蘋果,準備要逃離這個地區,說不定可以到跳池塘裡躲起來。

突然一大群穿著黑衣的人跑出來,刺客?我心裡這麼想。我拔出我的匕首,其中兩人看見我的武器想要奪下來,我舉高我的匕首。這個匕首有兩個作用,可以殺了敵軍還可以當護身符,一般人看到黃金匕首會嚇得後退,他們認為黃金是來自地域的產物,用來誘惑人的。那些黑衣人看到我的匕首卻沒有急忙後退的確是一件怪事,難道他們不知道黃金匕首的傳說。正當我沉靜在自我的思想時,其中一個黑衣人向我走來,想要奪走我的匕首。

我邊後退邊說:「後退。」我的手防衛性的舉在身前,很明顯的我要表達的是:停止。

那個黑衣人不理會我的警告,繼續走過來。一定要來硬的?我心裡想。但是他走到距離我舉著的手不遠處時突然被一股力量震飛,他被拋到五公尺高,撞到樹幹。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拋到那麼高的距離,那些黑衣人全嚇的後退,當然連我也不例外,我根本不知道我剛剛做了什麼。隨後,那個黑衣人摔下來,撞擊地面,發出一聲噁心的碎裂聲。我猜那應該是他摔斷了脖子,就算他剛剛撞到樹沒死,現在應該也死了吧?應該是粉碎性骨折。另一個黑衣人想趁我仍然瞪著那個的黑衣人的時候偷襲我,但沒有用。他朝我衝過來,我蹲下來並縮成球狀。那個黑衣人為了不撞上我只好跳過去,我只希望他不要一腳踩在我背上,我想我脊椎應該會斷。不出我所料,那個黑衣人越過我的上方,他站穩後重新面對我,但我的匕首已經抵著他的胸口。但有一隻手抓著我的手腕,不讓我殺了那個黑衣人。

「拜託,不要。你已經殺了我一個手下,很少人有如此的能力。」我瞪著那個人,那個人的聲音很平板。

「現在,請你付出代價。」月色穿透了他的黑色面罩,讓我借此看到他那對金色的雙眸,充滿算計。

「噢,要怎樣。」我裝得一臉無趣的樣子。

「或許一點珠寶?」他在我的手腕上加重了力道。

我咬了一口蘋果,當然了!我沒捨棄好吃的蘋果。然後我把我嘴裡的蘋果吐到他的臉上,他驚訝得往後退。

「嗯,這是我付出的代價。」我說。

他沉默不語,只彈了個響指。

正當我要轉身逃跑,突然我的頭受到重擊,我眼冒金星,這次我不得不放掉手中的蘋果。


我把的女主的個性設為很愛嗆人

不知道這樣楔子會不會太長?

在下面給點意見吧~

創作者介紹

☆cronzel☆

*Mia*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薏仁
  • 頭香ˊˇˋ
  • 恭喜呦~^_^

    *Mia* 於 2015/02/11 15:54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宇文秋楓
  • 對不起打錯修正:
    這個楔子的確滿長的...(廢話,跟我的《頑臣》比起來,當然長阿!)
    不過很不錯喔!加油!
  • 原來是這樣WW
    我看了之前的留言後還在想到底要怎麼回。
    你覺得不錯就好♥

    *Mia* 於 2015/02/14 15:32 回覆

  • 雪火
  • 謝啦!!
  • >______^

    *Mia* 於 2015/02/14 20:11 回覆

  • 夜楓
  • 好OP
  • 怎麼了?

    *Mia* 於 2015/02/23 14:39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